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新闻中心

-那个压抑的年代令人愤怒北美新片《愤怒》漫谈

2020-11-27

作者:小玄儿来源:豆瓣电影这部电影中文又名《青春躁郁》,看完后一度觉得该片抑郁的不行,后来买了本原著,看了半天,发现是原著小说的故事,导致了影片走向了年代故事的感觉,而不是青春爱情.其中1950年的美国、朝鲜战争、共产党、义勇军进行曲等等元素,才变得可以理解.喜欢小众文艺的影迷们,一定会期待这部今年年初,从圣丹斯独立电影节走出来的佼佼者.该片受到瞩目的原因,不仅仅是李安导演的御用编剧:詹姆斯·夏慕斯先生的导演处女作,也是童星男演员:罗根·勒曼回归大荧幕的作品,同时还是美国文坛巨匠:菲利普·罗斯,大约第十部被搬上银幕的作品. 除了2014年阿尔·帕西诺主演的《低入尘埃 》,2003年妮可·基德曼主演的《人性污点》,更多追溯到1969年的《花落遗恨天》等等.这些被搬上银幕的作品,虽然评分不高,但是都得到了大明星和大制作的支持.在即将到来的第41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,我们还将看到菲利普·罗斯小说改编的电影《美国牧歌》,其中的明星阵容包括了《美国往事》里的女神:詹妮弗·康纳利,以及男演员:伊万·麦克格雷格.2005年,菲利普·罗斯成为了“美国文库系列丛书”第三位仍然健在的美国作家,堪称“文坛活神话”.而这次的《愤怒》是1933年生人的菲利普·罗斯,在2008年时出版的作品,是他在79岁前(也就是他2012年封笔前)的倒数第三部作品.菲利普·罗斯在长达4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,总共发表了28部作品,而这部《愤怒》显然撰写于他晚期的第三阶段创作生涯.编剧兼导演的詹姆斯·夏慕斯说自己是在飞机上,一口气读完了的这本小说,于是当即决定要改编为电影.作为被奥斯卡两度提名的金牌编剧,这次詹姆斯·夏慕斯要尝试做新人导演,可见他对原著故事的信心,而原著作者对于人物内心戏的详实描写,更是给电影丰富的人物素材提供了便利.当你初见该片,看到圣丹斯展映作品的标签、看到新生代演员、看到大学校园故事,你可能会期待看到一部,关于青春的电影.而当你看完该片,你可能会觉得有所偏差,或者是剧情完全没有按照你想象的进行. 如开篇所说,因为这部电影其实是一部年代戏,是个体和大时代的相互投射.在原著的基础上,透过镜头揭示了普通的犹太人家庭,他们在二战后生活的焦虑和艰辛.以往我们看到的作品,很多男主角出身于中产阶级的犹太家庭,幸好还有伍迪老爷子,常常调侃自己的贫穷出身,在他今年的新片《咖啡公社》里,你依然可以窥见一个平凡的犹太人家庭.50年代的犹太移民生活图景回到电影《愤怒》,故事展现了1950年代,刚刚经历了二战的美国,在社会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下,成年人和年轻人都有着内在或者外在的问题.于是他们相互转嫁压力,在生活中不断碰撞.故事将美国50年代的社会症结,无数个大问题,反映在几个独特的个体身上.影片的一大特点,就在于不同人物的心内状态,如何通过他们的日常和对话表现出来,而这样的细腻,又是编剧:詹姆斯·夏慕斯最擅长的. 成年人们受到的大多是外在的社会现实和邻居朋友的舆论压力,父亲希望唯一的孩子可以成才上大学当律师,而不是像自己一样一辈子做屠夫.同时也因为朝鲜战争的爆发,害怕自己的孩子要去战场,又或者像倒霉的邻居家孩子一样,横死泳池.他有着普通父亲最正常的希望,儿子健康成长、学业事业有成,但是在50年代的社会背景下,国家和社会都让他没有安全感,他作为一名社会底层的劳动者,父亲充满了无力感,每日倍感揪心,不知道该怎么和儿子表达自己的焦虑.只能日复一日的看管着即将成年的儿子:马库斯,不断的唠叨他:“一件小事,就可能引发很恶劣的后果.”.这让即将成年独立的马库斯,无法享受青春期的愉悦,很多时间要在肉铺里帮忙,受到父亲的监管.因为要负责倒垃圾,而不能约同校的女生出门,父亲还总是曲解他觉得这项工作丢人.明明没有乱跑,回家晚一点也要被父亲痛骂.男主角马库斯在片中说了很多次:“自己无法忍受这一切.”,而第一次他是和父亲说的.他说:万幸,我就要转去俄亥俄州上大学了.之后在马库斯的病榻上梦见自己和女友奥利弗接管了肉店,两人在其中激吻,而父亲在冷藏室里的角落里哭泣的场景,令人久久不能忘怀. 某种程度上,犹太几代移民的生活状态,和很多早期的美国移民一样,父母都是勤奋老实的手艺人,期盼着孩子将来可以受到良好的教育,不会被美国这个复杂混乱、基督教的社会所影响.但是这是不可能的,美国主流的宗教,棒球、橄榄球的文化,以及社交的习惯,都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一代移民.他们比谁都想要融入真正的美国社会,除了信仰的坚守,年轻人们并不想埋头在犹太人的小圈子里,成为学校的怪咖,被别人嘲笑.影片里即将转学的马库斯也是一样,在步入成年人的过程里,他的温柔的本性、内心的渴望和现实的环境、成年人给他的压力,实在相差的太远.父母与孩子、校长与学生除了父亲的焦虑对马库斯的影响,影片中,几段精彩的对白激战,来自于校长和马库斯,以及马库斯和母亲之间.你可以深度的洞见,美国社会对于成年人的刻板要求,对于贫穷犹太人的偏见,以及权威的压迫.其中马库斯和校长的对抗,最初是以呕吐犯病为结束,第二次干脆没忍住骂出了:Fuck You的句子,也是令观众一睹揪心,一睹又痛快的笑个半死. 影片特意表现了,校长在第一次对话后,久久不愿结束,起身用双手压按在男主角马库斯的双肩,重重的按了好几次,那样的压迫感,令人极其的不舒服.而在这之后,又是母亲任性的要求马库斯离开“问题女孩”:奥利弗.母亲同样用了没有商量余地的谈判方式:如果不希望她和父亲离婚,就要断绝和奥利弗的关系.之后她从背后抱住了马库斯,像是母爱的禁锢一样,让他被迫说出了承诺,母亲才罢休.故事到了这个阶段,马库斯承受的压力,已经从言语、内心到了肢体,沉重得无以复加.直到最后奥利弗的失踪,他开始彻底的奔溃,再一次冲进了校长办公室. 真的要说,罗根·勒曼比2014年《狂怒》的时候,演技又成熟稳重了不少,他之前在《壁花少年》和《诺亚方舟:创世之旅》中,分别饰演了内心敏感或性格变扭的少年,似乎是他天生的气质.而接下这样一部文学改编作品,很多重头戏都在他的对白里,更多的内心戏,需要通过他细微的动作和表情来传递,他已经到了“少即是多”的阶段,而不是滥用动作和情绪,这一点他比女演员莎拉·加顿,还要老练些,尝试出演该片的勇气可嘉,贵在真诚. 两个问题青年的不合群影片里的女主角:奥利弗和男主角马库斯,都是在寻找自己的年轻人,他们都有着家庭的问题,已发生的或者潜在的,他们也有着情感的困扰,什么是良好的朋友关系和正常的男女关系.当马库斯发现,在家里和父母不和,在学校和校长,也就教育系统的方针宗旨不和,在宿舍里得不到白人朋友的尊重,在犹太人的小圈子里也是被利用的那一个.只有女主角:奥利弗,这个在图书馆里,让他一见钟情的,有着一双漂亮小腿的女孩儿,愿意倾听他讲述自己的故事,告诉他放轻松,别紧张,更是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,就帮他“解决问题”.这是一定,让马库斯一直觉得奥利弗是位非常与众不同的女孩,一度感激、一度怀疑,不断被朋友和母亲影响左右的他,最后终于失去了奥利弗的消息.而奥利弗一面神秘莫测,一面弱势孤单,她依然没有朋友的支持,被男生抛弃,家人的强迫和学校的放弃,让她最终走向了精神崩溃,一辈子呆在了疗养院.奥利弗的怀孕没有理由,甚至是没有可能,但是依然发生了,就像这个是社会也在无形中强奸我们一样. 从编剧到导演,用心的处女作影片让我们看一个普通犹太少年,如何在家庭以及社会上,失去了自己的位置,最终选择了走上朝鲜战场,孤独的躺在异国他乡,仰望星空,怀念着自己爱过的人,在心里默念着对他们的思念.两个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,最终都未能走向独立的成年人,因为他们在社会的夹缝中,都无处生存.影片剧情设计上,战场上的追击倒叙、逐渐拉近的星空,老年疗养院的开篇与结尾呼应、墙上的壁纸的花瓶图案,影片里从头到尾都是细节与个体的展现,大段的剧情由人物对话来撑起.这样“故事套故事”的结构、细节的重合、对话的激辩、内心独白的结尾,都让这部导演处女作,令人印象深刻.影片明显是一部观众观影体验并不愉悦,但是影评人媒体会津津乐道的电影作品.这部电影可以算一部好的改编电影,毕竟原著作者:老菲利普·罗斯先生的风格,就是有点故事中毫不避讳露骨的情色桥段,这部电影中的“第一次约会”情节,应该算是轻的了. 而年过半百的导演兼编剧:詹姆斯·夏慕斯,挑选了这部作品,应该是他个人感受到了原著中的浓郁的情感和复杂的时代背景,李安曾说,《卧虎藏龙》和《色戒》都是先有一个好剧本,又遇上了合适演员的缘分作品,可见詹姆斯·夏慕斯的重要性. 如果你也有过困惑的青春,或者复杂的家庭背景,通常有着家庭问题的孩子,到了学校或者社会里,同样还会有交友和异性间的相处问题,因为他们不够自信,常常会太过看重或者干脆逃避正常的社交活动,又或者在自己的内心世界,不断纠结着常人觉得完全不必去理会的问题.相信无论在什么年代,都会有人在这样的经历中找到一些共鸣,1950年代的这一对“愤怒”的年轻人,只是其中的一对代表而已,一个是远方的孤星,一个软弱的玫瑰,他们都在时代的碾压下失去了他们的青春.